知識產權保護第一平臺 咨詢熱線:13808808035

商業秘密案件鑒定程序啟動的兩種途徑

時間:2016-04-19 15:41來源: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司法鑒定管理問題的決定》第1條規定:“司法鑒定是指在訴訟活動中鑒定人運用科學技術或者專門知識對訴訟涉及的專門性問題進行鑒別和判斷并提供鑒定意見的活動。”在商業秘密案件審理中,當專家咨詢或專家出庭參與訴訟仍不能徹底查明技術事實時,就需要考慮啟動司法技術鑒定程序。據臺灣地區“智慧財產權法院”介紹,臺灣知識產權司法制度確立了技術審查官制度,通過技術審查官參與事實調查,已經顯著減少了司法技術鑒定程序的啟動。而我國法院在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審判中較多地啟動鑒定程序,從一定程度上說明目前我國法院面臨如何通過制度設計有效解決技術事實查明難這一問題的挑戰。

  司法技術鑒定主要涉及以下鑒定內容:一是原告主張的技術信息是否“不為公眾所知悉”;二是原、被告技術信息是否相同或實質性相同。實務中,商業秘密案件技術鑒定環節一般較為復雜,專業技術性強,如果鑒定程序組織不夠規范,極易引發當事人對鑒定程序及鑒定結論的異議,影響案件的實體裁判。例如,在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上訴人成都佳靈電制造有限公司與被上訴人成都希望電子研究所、成都希望森蘭變頻器制造有限公司等侵犯商業秘密糾紛一案中,僅僅針對鑒定程序以及鑒定結論的采信,上訴人佳靈電氣制造有限公司一共提出了十個方面的書面異議,而最高人民法院在二審判決書中一一作出了回應,該案的審理十分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說明鑒定程序的規范組織十分重要,需要加強合議庭、主審法官、司法鑒定輔助機構、當事人、鑒定機構及鑒定專家各方之間的規范溝通與協調配合。

  1.鑒定程序的啟動及鑒定費用交納主體的確定。

  商業秘密案件鑒定程序的啟動通常有以下兩種途徑:

  一是由當事人申請啟動。對于需要通過啟動技術鑒定程序查明技術事實的,一方或雙方當事人都可以申請啟動技術鑒定程序,是否準許,由法院根據啟動程序的必要性作出決定。啟動程序的必要性體現為,對涉案技術事實的查明,除了運用法律知識、經驗法則來判斷外,還需要依靠專業知識、技能以及儀器、設備來進行檢查、測試、分析后才能得出結論,當事人主動申請技術鑒定的,在鑒定費用的預交上一般不會產生爭議,申請方通常會主動預交或由雙方當事人協商預先分擔。

  二是由法院依職權啟動。目前,法院依職權啟動鑒定程序,面臨以下兩方面的障礙:(1)法律依據上的障礙。法院依職權啟動鑒定程序,在性質上屬于法院調查收集證據,而根據《民事證據規定》第15條的規定,法院依職權調查收集證據被限定在涉及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權益的事實,以及涉及依職權追加當事人、中止訴訟、終結訴訟、回避等與實體爭議無關的程序性事項范圍內。一但在技術秘密案件審理中,有些案件鑒定結論不僅是當事人的舉證方法,同時也是法官查明技術事實的重要手段,亦即法官有時也需要借助鑒定結論才能對原告的技術是否構成商業秘密,以及原、被告的技術是否相同或實質相同作出認定。因此,各地法院在當事人不主動申請技術鑒定,且不啟動鑒定程序就無法查明技術事實的情況下,均會主動依職權啟動鑒定程序。②這正是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審理上的特殊性所在。在民事訴訟程序中,查明案件事實是法院審判權的職責,盡管法院在當事人不提出鑒定申請時,可以以當事人舉證不能判決其敗訴,但“如果法院沒有查明當事人爭議的技術事實即以舉證責任分配來處理案件,很難令人信服,也有違《民事證據規定》‘保證人民法院正確認定案件事實,公正、及時審理民事案件’的初衷。”(2)當事人拒絕交納鑒定費用的障礙。法院依職權主動啟動鑒定程序時,鑒定費用的交納往往成為鑒定程序能否順利啟動的關鍵。在審判實務中,經常有當事人以本案根本不需要鑒定或者對方當事人對鑒定事項負有舉證責任為由,拒絕交納鑒定費的,導致一些案件僅僅因為鑒定費用交納無法達成一致而延誤訴訟。例如,在江蘇法院審理盛美機械有限公司與南通縱橫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百盛

  精密機械有限責任公司侵害商業秘密糾紛一案中,雙方當事人就鑒定費用的交納產生爭議,都不愿意先行墊付鑒定費用,致使案件審理一度陷于僵局。對于如何解決當事人拒絕繳納鑒定費用的問題,實務中一度爭議也很大,有觀點主張由當事人雙方先行分擔,也有觀點主張由法院先行墊付,經實體審理后再判由敗訴方承擔或根據責任大小由雙方當事人分擔;但上述觀點不具有可操作性,一是先行分擔鑒定費用有時無法實際執行;二是個案中鑒定費數額差異很大,有些案件鑒定費用很高,由法院先行墊付不可行。因此,實踐中經充分討論形成以下共識:首先通過加強釋明和協調,促使當事人就鑒定費的負擔協商達成一致;對于不能達成一致的,法院并不直接決定委托鑒定,而是通過明確舉證責任分配來確定鑒定費用的負

  擔,即明確對鑒定事項負有證明責任的一方預先交納鑒定費,如負有舉證責任的一方當事人拒不交納鑒定費而導致鑒定程序無法啟動的,直接由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具體而言,在技術秘密案件中,原告應當對技術秘密的成立、雙方技術內容相同或實質性相同承擔舉證責任,因此,原告應當就上述事項的鑒定先行交納鑒定費。如果被告主張其技術屬于自行研發或反向工程,且需要通過鑒定加以確定,就應當由被告先行承擔鑒定費用。

  2.委托鑒定事項的確定。

  法院在委托鑒定機構進行鑒定時,必須明確鑒定事項,亦即明確委托鑒定機構進行鑒定的專門性問題的具體內容。在確定鑒定事項時,應注意以下幾點:

  (1)鑒定事項的表述要具體。鑒定事項要做到具體明確,盡量避免對原告主張的技術信息不作區分,籠統地要求鑒定機構對諸如“全套技術方案”、“所有技術信息”的秘密性進行鑒定。因此,鑒定事項不能僅作“涉案技術信息是否不為公眾所知悉”等概括性表述,還包應當具體列明在訴訟中已經過質證并由原告明確的秘密點內容。

  (2)鑒定事項的表述要準確。委托鑒定的事項只能屬于與技術爭議有關的事實問題,而不能包括法律性判斷。實務中,商業秘密案件委托鑒定的事項通常包括以下兩項:一是“涉案技術信息是否不為公眾所知悉”;二是“原、被告的技術是否相同或實質性相同”。而常見的錯誤表述如下:“該技術信息是否屬于技術秘密”、“被告是否剽竊了原告的技術秘密”。因為涉案技術信息是否屬于技術秘密,以及被告是否屬于不當使用原告的技術秘密,均不屬于單純的技術事實認定,而屬于法律性判斷,不應當由鑒定機構代替法官作出評價,因此不屬于技術鑒定的范圍。

  (3)鑒定事項具有可操作性。這主要是為了避免將一些無法通過技術手段解決的問題無謂地交由鑒定機構去判定,影響審判效率。在確定鑒定事項前,可要求雙方當事人提供技術專家作為輔助人參與訴訟,對鑒定事項的可鑒定性作出說明;法官也可以事先向專家或相關技術機構進行咨詢,以確保鑒定事項具備可鑒定性。

  3.鑒定材料(檢材)的確定程序。

  在早期知識產權案件審理中,為防止商業秘密外泄,往往對一方當事人提供的鑒定材料不向另一方當事人公開,直接提交鑒定機構進行鑒定。對此,最高人民法院曾在伊來利利公司訴豪森藥業公司侵犯專利權糾紛一案中,明確要求加以糾正。目前,各地法院比較普遍的做法是,在委托鑒定事項確定后,組織雙方當事人通過質證固定鑒定材料,同時,為防止泄露商業秘密,要求雙方當事人及委托代理人、技術專家等訴訟參與人簽署保密協議,承諾不泄露在訴訟過程中所掌握的當事人的商業秘密,若有所泄露,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當事人如果以保密為由拒絕提供鑒定材料的,向其釋明不利的法律后果。如經釋明當事人無正當理由仍拒絕提供的,則由其承擔鑒定結論無法做出的法律后果。鑒定機構在鑒定過程中要求補充鑒定材料的,仍需組織當事人對補充的鑒定材料進行質證,當事人未能提供補充鑒定材料致使鑒定結論無法做出的,按舉證責任分配規則確定不利后果的負擔。

  商業秘密案件中證據交換及質證的程序設計與組織,涉及如何防止“二次泄密”的問題,一直是困擾審判實踐的一個難題。“據有關材料和當事人反映,侵犯商業秘密案件中原告勝訴率較低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原告因擔心舉證質證導致‘二次泄密’而對舉證和質證心存疑慮,甚至知難而退。甚至有人反映,有的原告為獲取競爭對手的商業秘密而故意將競爭對手告上法庭,通過質證而獲取其商業秘密。因此,商業秘密的舉證質證問題成為商業秘密保護中的一個‘瓶頸…。對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定《不正當競爭司法解釋》時,曾經考慮設計依靠鑒定機構和法院的公信力解決涉及商業秘密內容的證據出示和質證問題的方案,即“對于涉及商業秘密內容的證據,應當在不公開開庭時出示,并由當事人相互質證。庭前交換、出示證據或者質證可能給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特殊事由,經當事人申請和人民法院準許,可以不進行庭前交換、開庭時出示證據,但應交由雙方當事人協商確定或者人民法院指定的鑒定機構、鑒定人進行對比鑒定。對于鑒定結論,應當在開庭時出示和質證。”但該方案最終未寫入司法解釋的送審稿。

  對于如何防止商業秘密案件審理中的“二次泄密”問題,臺灣法院的有益探索值得借鑒。根據臺灣地區“司法院”編印的“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新制問答匯編”的介紹,在臺灣地區,就審判程序中訴訟關系人間應否公開涉及之營業秘密資料,根據臺灣“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以及“智慧財產案件審理細則”的相關規定,法院為判斷文書或者勘驗物持有人有無不提出文書或者勘驗物之正當理由,于必要時得命其以不公開方式提出;為兼顧證據持有人維持秘密之利益,除法院認為有必要開示而聽取其意見之訴訟關系人外,任何人不得要求開示該證據。法院對于證據提出命令之申請,得命文書或勘驗物之持有人陳述意見,持有人如為營業秘密抗辯時,法院得命持有人釋明其秘密之種類、性質及范圍,以及因開示時所生不利益之具體內容及程度,并經對方當事人陳述意見后確定。法院認為必要時,亦得命持有人以不公開方式提出證據,由法院審酌之。如法院認為有聽取對方當事人意見之必要,除有不向本人開示即難達其目的之情形外,以向訴訟代理人開示為原則,并得曉諭持有人對受開示者申請秘密保持命令。法院為判斷證據持有人有無拒絕提出之理由時,應斟酌營業秘密事項與待證事實之關聯性、有無代替證明之方法或事實推定之規定、申請秘密保持命令之可能性等情況而為認定。

  對于訴訟中涉及當事人或第三人營業秘密保護,“臺灣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規定,法院得為不公開審判,得依申請或依職權裁定不予準許或限制訴訟資料之閱覽、抄錄或攝影。但智慧財產訴訟,最需要保密之對象常為競爭同業之對方當事人,此時依上述規定法院得不予準許或限制閱覽或開示,而對方當事人之權利亦同受法律之保障,不宜僅因訴訟資料屬于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營業秘密,即妨礙對方當事人之辯論,此時雙方處于互相沖突之情況。為兼顧訴訟之促進及營業秘密之保護,降低當事人提供營業秘密可能遭受之損害,法律特別設立了秘密保持命令制度。

  所謂秘密保持命令,指在證據等訴訟資料中,如有包含營業秘密時,法院經營業秘密持有人申請,就該營業秘密為禁止使用或開示之命令。臺灣“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第1 1條1項規定,當事人或第三人就其持有之營業秘密,經釋明符合下列情形,法院得依該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申請,對對方當事人、代理人、輔佐人或其他訴訟關系人發秘密保持命令:1.當事人書狀之內容,記載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營業秘密,或已調查或應調查之證據,涉及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營業秘密。2.為避免因營業秘密經開示,或供該訴訟進行以外之目的使用,有妨礙該當事人或第三人基于該營業秘密之事業活動之虞,致有限制其開示或使用之必要,法院得依該當事人或第三人之申請,對對方當事人、代理人、輔佐人或其他訴訟關系人核發秘密保持命令。由于秘密保持命令制度在于鼓勵營業秘密持有人于訴訟中提出資料,而對方當事人、代理人、輔佐人或其他訴訟關系人,在申請前已通過書狀閱覽或證據調查以外的方法,取得或持有該營業秘密時,不適用該制度。受秘密保持命令之人違反命令中所規定的事項,而為實施訴訟以外目的的使用,或向未受秘密保持命令之人開示,依“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第35條第1項之規定,得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惟秘密保持命令所保護者,除具有藐視法庭之意義外,亦涉及營業秘密持有人之個人法益,因此其刑事訴追,尊重當事人意思,該罪須告訴乃論。法院就獲準秘密保持命令保護之資料,原則上自申請時起,所有文件均以密封方式處理裝入保密箱,僅承辦法官、書記官等始得接觸相關訴訟之資料,其余法院人員不得拆開或閱覽該等資料。法院接到當事人發秘密保持命令之申請,法院于裁定確定前,得暫停本案訴訟關于該營業秘密部分之審理。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報案_侵犯商業秘密罪無罪辯護_商業秘密保護_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例_軟件著作權_侵犯著作權罪

知呼【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律師】專注于侵犯商業秘密罪、侵犯著作權罪辯護,全國的案件勝訴率遙遙領先。實現商業秘密、軟件著作權一站式保護網,為大中型企業提供侵犯商業秘密罪辯護、侵犯商業秘密罪經偵立案、軟件著作權維權、侵犯著作權罪經偵立案、商業秘密鑒定、侵犯商業秘密罪審計等知識產權法律服務。

延伸閱讀

体彩七位数选号最简单方法